2011年8月(?)    @5号线

 

2011年9月    @港汇Uniqlo

 

2012年6月9日    @SWFC

 

2012年5月末    @舟山

 

昨晚拖延到凌晨四点,关灯上床发现天已经微亮。出阳台一看,昨晚起的大雾还没散去,楼下的草地看着像黄山的云海。于是翻出相机摆弄,直到六点才又滚回床上。

梦见老板指派我出国开会,但我没办护照,于是去北京申请。 办证大厅在一号线东边第二个站,车上遇到陆晓茵,她也要去那里。进去后填信息表,被告知要参加一个考试。做卷时老占一直在旁边提点我。试卷是张语文卷,但中间夹了道数学题:有五种鸟,其中4种各一只,另1种有三只;有三只的那种鸟知道哪些是雄鸟,问一共有多少只雌鸟。想了很久想不出来,到收卷才发现只做了四分之一的题目,后面竟然还有阅读理解和作文。陆晓茵问我要不要花钱买通,她认识人,要1200块;我觉得太贵。老占这时变成赌仔,让我偷偷带走试卷不要上交否则不及格的话直接申请失败没有下次。于是我夹带试卷混在人群中准备逃走。然后就醒了,看表是中午十二点。金耀已经起来,在一边上网。

午饭吃拉面,完后到实验室把积了半年的六卷胶卷寄出冲洗。下半日帮蒋子怡一道翻旧照片,寻到几张好白相额,顺便贴出来:-)

 

 

一家人在饭店吃饭,服务员里有一个竟然是姜医生,穿黑色露背装给我们上菜。爸妈各种围观,后来又莫名其妙出现各种围观亲戚。于是拉姜医生从饭店后门溜掉,看见洪枫在自行车上。我问,咦你怎么还在这里。他很不爽地走了,才明白原来是在等我们吃好饭出来。沿莲园西路追上去,人却不见了。正准备回去,穿过一条小巷,路过一个旧式厂房大门,里面有好几个穿黑色生化防护服带墨镜的高大外国人走出来。穿过他们走到马路,发现有很多人在逃走,远处冒起滚滚白烟。有几个穿黄绿色厚棉衣的人逆着人群偷偷前进,好像要去有白烟的地方,然后军警开枪镇压。心想不妙,估计是刚刚的厂房泄露了什么不好的东西,要封锁现场。于是想回饭店告诉消息,但越走白烟越浓,喉咙很不舒服,只能折返。打电话叫我爸尽快离开,绕路回家。走到人工湖后门,发现家里那边也有滚滚白烟,心想不好,家也不能回了……

然后,当然就是醒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