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月27日~30日:拉萨

下火车后有明显的高原反应,头晕眼困,像生病了一样;接下来几天症状虽有缓解但没有消除,经常坐着就喘大气。恰好这几天王饼公司组织旅游也在西藏,留下大才睿愤恨交加地一边加班写报告一边刷微博看炫耀贴。还好,我们时间太短只能在市内转转,去去布达拉宫和八廓街,吃吃藏餐。

说到吃的,拉萨的甜茶馆很有特色。所谓甜茶,跟奶茶差不多,比酥油茶好喝。我们去的一家国营老字号,里面装修简陋,灯光昏暗,放着许多可坐八人的长形木桌。每人在面前放一堆零钱和一个小玻璃杯,服务员看见哪个杯子空了就前来续茶,然后从零钱堆里取走六毛。甜茶馆里多是藏人,本来不相识的人们并排而坐,喝茶搭讪,成为临时的朋友。同桌一对藏族夫妇热心地告诉我们很多甜茶馆的规矩,说到酸奶时还抱怨拉萨市内已经买不到旧时的优质酸奶,现在只有跑到草原牧场里才有。

布宫从外面看确实很雄伟,但里面就比较一般;加之对藏传佛教(虽然一点也不了解)在政教合一下的纯粹性感到怀疑并对其审美观表示不解,我完全没有感到“心灵受到了净化”…太遗憾了…

30号坐K918出藏,31号到兰州,乘当晚飞机回到上海。至此,历时20天,行程全部结束。到了上海,看见地铁里尽是了无生气的乘客,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,令我想起出发前不久看到的一篇文章,叫《苹果的味道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8月25日、26日:青海湖,莫河盐厂

行程有变多出来两天,后面的计划全被打乱了。晚上在卓玛家,两个人喝着难喝的酥油茶,突发奇想,索性到西藏兜一圈!第二天一早订机票车票,几经波折终于在西宁坐上T27。以拉萨作为旅行的终点,感觉貌似有点不错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