竟然抢到了花球…

5月4日 @瑞金宾馆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一次去北京是在初二的暑假,和阿立一起。我爸将我们送到珠海机场,空姐为我们挂上“无人带领儿童”的胸牌,就这样我第一次登上了飞机。在我们的央求下,机长特许这两个无人带领儿童远远地望了驾驶舱几眼,里面密密麻麻的仪表盘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到了北京,伯父来机场接我们,那时他住在北蜂窝路上的一家小旅店。我常常抱怨晚饭为什么要啃柴一样的法棍和冰冷的酸奶,伯父说:这个很有营养。过几天他带我们去吃鲈鱼,后来又带我们去吃龙虾,我说这太贵了,伯父说:餐馆搞优惠,不吃白不吃。多年以后才知道,那时候伯父初来北京打拼,正是最艰难的时光。法棍鲈鱼,酸奶龙虾,个中滋味两个小屁孩又怎么能知晓呢。

对于一个乡下仔来说,这次北京之旅非同小可。不用说,亲眼看见天安门、长城这种一直以来只存在于书上电视上的地方会有多兴奋。逛东方新天地的时候,我想,世界上怎么会有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商场?!到清华北大晃一圈,啥都没看懂,但心里已经看不见别的大学了。正是这次旅行种下一个顽固的想法:离家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上大学后又去过几次北京,心情逐渐变得平静,跟第一次已大不相同了。今年头一回冬天去玩,倒有一些新鲜感。跨年音乐会结束后从大剧院出来,南长街上空无一人,只感慨北京还是那个北京,但当年的乡下仔却已经不在了。